旅游动态 最新活动 八大游 大美通州 全景旅游 游记攻略 出行提示 政务查询
当前位置: > 游在通州 > 通州八大游 > 艺术游 >

【通州手作】老巴咖啡,一个敏感、混乱、善变、不能自理的玩家

日期:2016-04-18 11:34 来源:通州八大游 点击:
 
  通州是京杭大运河的北起点,首都北京的东大门。一个地方好不好,我们要看两样:人杰、地灵。行走通州,有“大运河第一码头”的张家湾,追寻历史遗迹;有碧波荡漾,“一支塔影认通州”的西海子公园;有充满浪漫和神秘气息的薰衣草花园,等待爱情的七夕农场;有聚集数千名国内艺术家,被称为先锋艺术家温柔之乡的宋庄艺术聚区;走累了,便到回归自然,古朴典雅的温泉度假村嬉水,扫去一身疲倦……除了风景和行走之外,一定还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,通州的“江湖”。“手作”,带你走入通州“江湖”,发现“藏龙卧虎”,行走之余,带回一件心仪的纪念。
  
  通州的咖啡馆还真不少,在百度地图上,你至少可以搜到124家咖啡馆,其中八通沿线的最多,而宋庄的艺术咖啡也最留人。除去我们一般所熟识的上岛、星巴克等大牌连锁,还有薄荷咖啡、烟斗咖啡、发呆咖啡、向村陶艺咖啡、玫瑰小镇咖啡、学酷咖啡、漫咖啡、站台故事咖啡、萌虎咖啡、喵时光咖啡等许多或清新、或小资、或商务、或简朴、或另类等不同风格的咖啡馆,品的是咖啡,感受的却是不一样的味道。

 
  通州宋庄艺术工厂区C区11排,蓝院子老巴咖啡。要不是门口的一块木牌,谁也想不到这里会卖咖啡,主人似乎并不在意招揽生意。




 
  进门迎面的装饰墙以及一侧楼梯栏杆上,挂着160块手绘的调色板,调色板上落着签名。咖啡馆主人老巴会为预定咖啡的朋友用自己手绘的调色板,签上朋友的名字,托着咖啡端上来。160块调色板,就是160个朋友,就是160个故事。老巴是一个会讲故事的人。
 

 

 

 
 
  咖啡豆本身是没有香味儿的,只有在烘焙之后才能够闻到浓郁的咖啡香味儿。烘焙的过程中咖啡豆会膨胀、蓬松,开始呈现出轻炒后的浅褐色,随着过程的继续颜色很快转变成深褐色。烘焙好坏直接决定了咖啡豆的香味,不同品质的咖啡,采取不同深度的烘焙,优质的烘焙能将生咖啡豆具有的焦香、酸味、苦味成分巧妙地表现出来。烘焙咖啡的过程,相当于一次艺术创作的过程。
  
  一般咖啡馆购买烘焙后的咖啡豆成品,老巴这里坚持自己烘焙生咖啡豆,而且还是使用最原始的小铜锅烘焙,形成只有这里才能喝到的味道。
 

 

 

 
  室内陈设的作品都是老巴本人的创作,他的作品中人物大多叼着烟斗,老巴喜欢烟斗,那玩意儿来劲,而现在老巴更喜欢咖啡。
 

 

 

 
  虹吸壶是简单的咖啡冲煮方法,利用水加热后产生水蒸气,在热胀冷缩后将下壶的热水推至上壶,下壶冷却后再把上壶的水吸回来。与时下流行的意式咖啡不同,使用意式咖啡机要把煮咖啡的过程交给一个机器,而虹吸式咖啡更能满足自己动手的DIY的人,一板一眼布局咖啡粉的粗细,看着酒精灯的蓝色火焰,水沸腾上升,萃取成黑色的咖啡重又下降,而最后获得的是原始味道的纯咖啡。
  
  欣赏咖啡的人,才会追求咖啡原始的味道。老巴会用虹吸壶煮咖啡,来招待朋友。
 

 

 

 

 

 
  室内漫不经心四处陈列的所有作品全是老巴出品,这些称为软雕塑由一圈圈铁丝缠绕而成,看似杂乱纠结,随心所欲而又相互联系,有人物,有爬虫,甚至有王八,这件很得意的佩戴银饰项链的作品,被老巴称为巴咖美女。
 

 

 
  咖啡品的是一种态度,这句说的很对,懂得咖啡的人,会品味体现在咖啡中的意境。老巴咖啡非精品不做,他这里最尊贵的单品咖啡是皇家咖啡,可他也只是为最好的朋友做过2次。
  
  据说皇家咖啡是法国皇帝拿破仑最喜欢的咖啡,在方糖上淋上极品白兰地后点燃,蓝色的火焰舞起白兰地酒的醇香与方糖的焦香,再融合咖啡的浓香,苦涩中略带甘甜。皇家咖啡又叫做火焰咖啡,最适合在夜晚制作和品尝。因此,白天来老巴咖啡,即使点了皇家咖啡,给钱老巴也不做。
 

 

 
  啥东西老巴都可以用来作画,店里的椅子都被老巴涂抹了,又从街头捡来其貌不扬的石头涂成扭曲的人脸,竟然还用20元一包的中华烟交换,请工人将垃圾站的一节水泥管搬到车上拉回家,放在吧台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 

 

 
  煮爱尔兰咖啡要用玻璃上有三条细线的专用杯,第一线的底层是爱尔兰威士忌,第二线和三线之间是曼特宁咖啡,第三线以上是奶油,奶油上还洒了一点盐和糖,盐代表眼泪,糖代表甜蜜。制作时首先是“烧杯”,将威士忌的酒精挥发,酒和咖啡都是热的,奶油在慢慢融化的过程中,在深色的咖啡和酒的表面上拉出白色的细线,象征情人的眼泪。在一杯爱尔兰咖啡里,品到的是相思的苦涩。因此,喝爱尔兰咖啡,总有一种苦涩的滋味,叫人欲哭无泪,欲罢不能。
  
  咖啡壶里煮的是沉浮,咖啡杯里盛的是梦想。老巴也有曾经欲哭无泪,欲罢不能,焦虑的阶段。怀揣艺术梦想从白山黑水来到宋庄,却无法抓住方向,纵有天马行空的想象,总不能拧到一起。把自己装在一个套子里是很痛苦的,老巴索性不定位于技法,不受材料限制,什么套子都不要了。
 

 

 

 
  老巴说,我现在画的就是生活中的我自己。
 

 

 

 
  现在,老巴咖啡的牌子上面又多了一块老巴银坊的小挂牌,老巴又爱上了打造银器。兴之所至,老巴就开始煅烧和敲打银器,依然是随心所欲,在扭曲和不规则中平衡美感。一个开五星级酒店的朋友来喝咖啡时,看上了老巴敲打的银制餐具,向老巴定制150套,准备在他开的酒店,客人点餐的同时挑选自己喜欢的餐具使用,甚至可以錾刻上自己的名字成为永久的纪念品。老巴还是不紧不慢的回答,我不保证砸出来的东西啥样,也不保证啥时候砸出来。
 

 
  老巴,你这是在搞行为艺术吗?老巴说,每个人内心都喜欢给自己带高帽,追求高帽其实是一件很累而且没有意义的事。值得庆幸的是,老巴找到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。老巴自白:我就是一个敏感、混乱、善变、不能自理的玩家。
 
  热爱生活的人,才会懂得珍惜眼前的幸福,因为幸福就是苦尽甘来的心境。把自己泡在咖啡里,体味咖啡般的生活滋味。老巴是谁?我甚至忘了问他的名字,就叫老巴好了,这个敏感、混乱、善变、不能自理的玩家哥们儿。
上一篇:【通州手作】宋庄标本:这里有家铁匠铺 下一篇:【通州手作】喜塘:不想当艺术家的木工不是好木工